顾清【沉默百代】

一梦三千年【2】

一梦三千年【2】

   来自王容小天使的授权~
古风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be嗯【ooc预警】【小学生文笔】【永远不会景物描写系列】【可能会撞梗见谅】
【帝姓年号什么的百度字然后拼起来的,请见谅】【历史瞎编,逻辑不通不要当真呦】【会是长篇,剧情慢热】【短小嗯】

之前删了一次,这是修过的【泪目】

  @王荣 酷爱来验收!

似乎不管什么时候,人总能靠虚无缥缈的信仰来坚持下去。

 

哦,可能不只是人,妖也一样。

 

九重天上的那位,上神中的上神,安定神界,平定三界,不借家族不靠外援,只用一根战矛就打出“斗神”名号的那位。

 

同类在提到斗神的时候连名讳都不敢直言,那一脸向往既羡慕的神情着实让刘皓不屑,可表面上依然诚恳的附和着点头装作很仰慕的样子,于是自然而然的和其他同类们和和气气的打成一团。

 

虽然刘皓自己根本不屑于和在自己看来毫无智商的同类在一起,但是刘皓告诉自己:虚与委蛇,这是能融入进去的唯一方法。

 

谁让自己无亲无故。

 

本来刘皓以为自己身为妖的一生会这样在无聊无趣修炼中走完自己的几千年,运气好点羽化飞升,运气不到,听天由命。直到三千年前那天。

 

刘皓仍然记得三千年前的那一幕:紫气东来青鸾舞蹈,一颗亮的刺眼的星辰在天际肆意遨游。紫光流连,遍洒墨色夜幕,映衬着繁星万点,高贵又神秘。

 

刘皓知道那是谁,从他还是一只修为未过百年的灵猫开始。

 

只一眼,便已沦陷。

 

唔。。。或许等我足够厉害了,修炼成仙了,就能大大方方站在他面前的看他一眼。刘皓在心里悄悄的用陈述句问了自己一句。

 

从此,山间晃动的猫妖中少了一个毛色斑驳的影子。一开始猫妖们对刘皓的消失很惊异,因为刘皓一直在猫妖中的人缘不错,不过,再坚定的东西,也会湮灭在时间的流逝里。没有意外。

 

此后,三千年的光阴转瞬即逝。

 

 

 

 

 

尹氏家族三百年前建立弘德王朝,期初政治清明百姓和乐,但似乎所有王朝都逃不过盛极必衰的怪圈,当中有人事也亦或有天命。原本的繁华盛世,太平长安,在安逸的环境下吏治渐渐臃肿,从皇帝到官员享乐腐败之风盛行。当朝皇帝不满足于疆土面积和国库收入转而向周边诸国亮出刀刃,田间劳作的青年带着家人的期待被黄沙掩埋在了边关,乡间只见被繁重的劳动折磨的憔悴不堪的妇孺,又偏遇罕见大旱,本就年年减少的赋税在此恶性循环的情况下更加不乐观。

 

弘德356年,帝亲征。大败。后弘德王朝蛰伏蓄力,给百姓带来了喘息时机也为弘德王朝之后的覆灭埋下隐患

 

边关战事暂歇,儿子,父亲,兄弟们终于能暂时卸甲归家,百姓的脸上也终于染上了几丝笑意。

 

劳作不那么繁忙了,自然会有善男信女前来烧香还愿,本来冷清了好几年的寺庙,又在清晨传出苍劲悠长的钟声,初一十五,山口庙门人影济济,一时间似乎又有了当初那盛世之景。

 

刘皓攀着树枝坐在寺院门前的古树上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毫不在意形象的晃荡着双腿发呆。

 

“真是。。。明明修为已经足够飞升了。。。怎么他突然又下来了呢。。。”

 

“刘施主。。。你又。。。”一个扫地的小沙弥把扫把支在地上仰着脖子看着刘皓无奈的道。

 

“抱歉抱歉。”刘皓立马收了思绪跳下树去,站直了身子拍拍衣襟,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手里却不容分说的从小沙弥手里接过扫把,“我来就好,静慧你去招待香客吧。”手里的动作没停。

 

“哦,那,那我去了!”名为静慧的小沙弥指了指大殿方向,正要跑过去又被刘皓叫住

 

“诶静慧等下,你知道最近有哪户人家诞生幼孩了么?”说着刘皓手里多出几块糖在手里上下抛着。

 

静慧咽了咽口水,移开盯着那几块上下跃动的的糖的眼神“这个倒没听说。。。毕竟刚刚打完仗,叔叔哥哥们才回来,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出生。”

 

“是吗。。。不过谢了,伸手给我。”刘皓的眼神显得有些失望,不应该呀。。。他的气息我怎么可能搞错。。。算了大不了再往方圆百里走走。刘皓耸耸肩把糖块放在静慧摊开的掌心上,然后拍拍他的肩“去大殿吧。”

 

“不过,我听说河内有一个员外家的媳妇有小孩子了。”静慧接过糖却没走,站在原地仔细思考了下有点不太确定的回答。

 

“真的?你确定?!”刘皓突然激动起来,双手抓住静慧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我,我听别人说的,我不确定。。。”看着一贯平和的刘皓突然如此失态,静慧有些愕然,声音也越来越低。

 

“啊。。。抱歉”刘皓松开手歉意地笑笑,但眼中的急切依然掩饰不住“是河内么?”

 

静慧点点头。

 

“静慧不好意思啊,你替我和主持说一声,我去河内一趟,感谢这两个月来的照顾,禅房内的银两就当做我上的香油钱吧。麻烦了。”

 

静慧愣愣的看着刘皓几个腾空就消失在寺外小径中,所消失的方向似乎还隐约传来几声尖叫。直到连刘皓的衣角都看不到了之后,静慧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跑着去见主持回报这件事。

 

刘施主可真厉害啊,居然会飞。。。静慧嚼着糖块一脸崇拜的叹息,完全没有考虑到那不是一般的轻功能达到地步。

 

 

 

刘皓是两个月前左右,突然到了这座寺庙中说帝都客栈尽满请求借宿,出家人慈悲为怀,主持便允了,谁知这一借住就借了两个多月,不过刘皓勤快,笑容和煦性格随和。除了喜欢拽着来往香客交流几句也没有别的不良嗜好,所以倒也没有人特意为难,就任他住着,结果这又突然不告而别,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主持听了这话也没有别的表示,只是叹口气吩咐给刘皓腾出来的那间禅房洒扫清洁一切如旧,因为刘皓迟早会回来的。静慧不解:“谁会不回家反而来这里?”主持只笑了笑“佛曰:‘不可说。’”

 

静慧歪歪头,一脸似懂非懂。主持用挽着佛珠的手拍拍静慧的头。

“去招待香客吧。”

“哦,好。”

 

 

 

弘德256年五月二十九日

河内一员外家诞下一子,伴随日出出生,紫气东来霞光满天,风卷云动之间似有龙啸凤吟之声,时人以为奇。

 

 

 

 

大致交代一下背景。。。下章叶修出没嗯。

这是大概长篇。。。还有为什么总是在倒叙。。。【死目】

依然欢迎捉虫及指出不合理的地方

一梦三千年【1】

1

来自王容小天使的授权~
古风 大概就是传说中的be嗯【ooc预警】【因为这个所以采用倒序写法先放结局】【中间不定期掉落糖】【虽然也不会有多虐】【小学生文笔】【永远不会景物描写系列】【可能会撞梗见谅】【我拒绝承认是后妈】
如果能接受
那就开始咯

神界·清秋阁
很难想象原来九重天之上也有如此巍峨的高山,云雾缭绕庄严森威,一座宫宇拔地而起,以阁命名不是多么金碧辉煌但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其间一座嫣红的园林花瓣随风舞动倒是显得有些生气
“喵呜…”蜷伏在花树下一张玉桌上的虎纹花猫突然动了动耳朵半睁开眼看着缓缓走来的人影。
“呵。。。又把你吵醒了?”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温柔却让人想到玉石相撞的冷冽。
毛色略显斑驳的花猫直起上身又趴下伸了个懒腰,歪头看看那人无言伸过来的手抖了抖胡须跳开了。
那人也没甚在意,转而紧了紧束发的缎带然后冲着那只蹲在桌子下偷偷看他的猫再次伸出手。那花猫突然跳起来扭头就跑但依然还是被空中的一只看不见的手抓回那人怀里。
“呜。。。”嗓子里挤出不满的咕噜声伸出爪子在那人白色的衣袍上扒拉但终究没敢亮出指甲。
随着几声玉石叮当相撞的声音,一串挂着水滴状晶体的项圈便出现在了黑猫的脖子上。花猫扭扭脖子似乎是想把这个东西摘下去却无奈做不到只能悻悻作罢,安安稳稳的趴在那人怀里。
而给猫戴上项圈的那人从始至终都静静地看着花猫的举动,直到它安静下来后才伸手抚摸着怀中小兽光滑的皮毛。
一抹嫣红歪歪斜斜的飘落到花猫的头顶上,本来就花哨的皮毛显得更花哨了。花猫抖抖耳朵,没有抖掉,那人伸出手拿掉了那个扰民的鲜艳。
“老叶老叶!”突然破空声传来,一声呼喝响起,那猫全身一抖直接跳下那人膝盖迅速跑掉。
那人没有伸手拽住,只是看着跑掉的猫,闭上眼揉了揉额头。
“。。。黄少天”那人放下手轻叹口气不紧不慢的开口。
“欸欸?似乎吓到了你的爱人呢?没事一会肯定会回来别担心。而且就算他跑了能跑哪去?最后还不是你的。不过谁知道它原来这么胆小你要是早和我说不就不会这样了么你说是不小卢?”一身蓝衣的俊朗少年脚尖轻点便已稳稳当当的站在玉桌前,地上落红四散纷飞。映衬着衣袖袖飘飘自是一派潇洒,不过一开口却是有点大煞风景。
“额。。。”跟在黄少天身后的半大少年才才站稳就听到真的一串发问又听见黄少天把一只猫叫做叶修的夫人一时有点懵,吐出一个音节就愣愣的看着眼前两位上神。
“每次就你最吵。。。说吧这次来有什么事”叶修倚在旁边的石桌上懒洋洋的开口。
“我去你能不能每次不要这样!身为一个上神你这样成何体统!你看看我们家小卢。虽然小但是。。”
“我懒我的,总比你在天帝的寿宴上叽叽喳喳吵到被请出去的好”平和懒散的语调说出的却是让人不快的话。
果然,黄少天一听就卷起袖子像是要扑上去似的。“前,前辈等下,咱们不是来告知叶上神天帝御旨的吗?”旁边的卢瀚文连忙拉住黄少天的衣袖,急急的说。
“。。。哦”闻言黄少天撇撇嘴拍拍袖子,拿出一卷金色锦帕神情严肃的微微弯腰用双手捧着递过去。
叶修却还是那般无所谓的态度接过“哦,知道了。”
“还有你学学人家”叶修直接打开那卷锦帕低眉浏览“一个上神还没一个孩子稳重,啧啧啧。”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啊!你敢这么说那敢不敢校场见啊!”黄少天义愤填膺的说。
“不敢。”
“。。。。。。”
卢瀚文见黄少天不言语了就试探着说道“那个。。。前辈,我们好像还要去别处。。。?”
“叶修你大爷的!你等着本剑圣迟早找回这个场子!”
“哦,那我等着。加油”叶修依旧低头看着那锦帕,不紧不慢的说着。
“。。。。。。”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黄少天看了叶修半天最后也只是摇摇头拍了拍旁边东张西望的卢瀚文,转身示意该走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闪过一抹亮色。
黄少天心念一动重新召出飞剑纵身跃上剑身,临走时却突然回头认真的道“你知道的,他回不来了。”
“。。。呵”叶修捏着锦帕的手抖了抖“哦。”
“这神界良人这么多。。其实又何必呢。。。”
“我当你是朋友。”叶修头也不抬。
黄少天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只是叹口气带着卢瀚文御剑离开。
叶修随手把手里的锦帕丢在桌子上,“又是战事。。。”
回头看见那只花猫趴在不远处下巴搁在两只交叠的前爪上眨巴着眼睛看他。
“来。皓皓,过来。”叶修蹲下身子毫不在意曳地的外袍,伸出手温柔的呼唤。

“那个前辈。。。有件事不知当不当讲。。。”卢瀚文看着负手立在剑身上的黄少天犹豫再三才开口。
“嗯?什么?你说,能说我就告诉你”黄少天回头。
“那个。。。为什么前辈你会把一只猫叫做叶修上神的。。。夫人?”卢瀚文挠挠头,满脸疑惑。
“。。。唉。。。。说来话长”黄少天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大概,是三千年前的事了。。。”

之后会是老叶和皓皓的从头开始相遇的过程
欢迎挑错指点
再次感谢授权 @王荣

全职群宣,要来么?

叶家

“哥哥哥哥!”

“啊?”一个粉雕玉琢的团子拽着另一个团子的衣角,看起来很是着急。

“妈妈来了!”

“啊?哦,赶紧走,快点!”本来盯着电脑的人爆手速把电源拔掉,跳下用来支脚的的凳子,两人一起跑出书房。

微风摇晃着窗帘拂过走廊,那一模一样的面孔在细碎的阳光点缀下,更为活力四射。

网游

又一次推倒了boss,他摘下耳机嘚瑟的笑着看向旁边不甘心的盯着屏幕的少年

“怎么样?最后一击又是哥的”那少年翻了个白眼,绷着脸一本正经的教育他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但你没说过,也会很短。

嘉世

“荣耀职业联赛第三赛季!嘉世!总冠军!我们见到了一个王朝的诞生!”电视里解说撕心裂肺的嘶吼着结果,比赛席里的他放松身子靠在椅背上,不紧不慢的用微微发颤的手点燃一支烟,听着比赛席外隐隐传来的欢呼与喧闹,疲倦的脸上闪过一丝欣慰。他站起来,把队服披到肩上,嘉世两个字闪亮的有些模糊。

网吧

“叶哥,来两包烟!”他停下了手,屏幕里的角色也不动了,屏幕上映着他起身的身影,那一瞬间,没什么表情的角色脸上似乎也闪过一丝苦涩。

但那平淡慵懒的语气依然一如既往。

“来了。”

兴欣

他踉踉跄跄的拉过去,连个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在咔嚓一声后,略微不自然的微笑就永远保留了下来

“好了,成了!”扎着马尾姑娘的兴奋地看着手机,旁边短发的女孩捂嘴笑着看着他。他无奈的说“没照好,再来一张呗?”扎着马尾的姑娘闻言立刻将手机藏到身后警惕地看着。“好吧好吧”他妥协了。

“那么,战队就叫兴欣?”

国家队

他双手插在衣袋里,不紧不慢的踱进会议室,看着陌生房间里的熟悉的面容,依然懒洋洋的笑笑

“呦,都在呢?”

 

 

他们的荣耀不败

我们的荣耀永存

遇见他们是一生的幸运

扮演他们是能与他们在一起的幸福

所以,愿意和我们,和他们,一起驰骋在这片名为荣耀与梦想的战场吗?

 

 

欢迎加入全职高手【荣耀不败】

群号363452176

本群为语c磨皮群,无审。

开时期【包括训练营及退役。如有疑问或有补全请敲群主或管理】开卡拟【卡默认随主,既然是磨皮就不要自设了对吧?】开武拟【默认随主,理由同上】开物拟【有疑问咨询群主及管理】

禁重皮禁撕逼禁黄豆图片语音适量

【by一只沐橙和一只刘皓】

【占个tag歉】


 

陌上清辞.浅绘书册

    淡淡素笺,浓浓墨韵,典雅的文字,浸染尘世情怀;云淡风轻,捧茗品文,灵动的文字,吟唱温馨暖语。

午后,半抹日光微闪动,一帘花影暗隐香,执起一册书本,体味着书中浸染了哲思的文字,品悟着修人身养人性的语句。才明白,书,就是心中那一抹微光。

书中流连,几番梦回。我梦到了,梦到了可采莲的江南,梦到了升起笔直孤烟的大漠,梦到了金戈铁马的战场......才明白,是心中的仙境。

书中徘徊,几番静思。我懂了,懂得了玲珑红豆的入骨相思,懂得了相顾采薇的耿耿忠心,懂得了娇研刺绣的缠绵爱意......才明白,书,是心中的港湾。

书中思念,几番伤感。我感受到了,感受到了“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的欣慰与怨懑,感受到了“长门尽日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的失望与哀伤,感受到了“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侍君王”的那一瞬的惊艳与心动......才明白,书,是心中的天堂。

透过书的窗棂,我看见了,看见了伯牙的破碎琴筝,看到了苏武的生离死别;看到了曲有误,周郎顾的小乔;看到了梦蝶的庄生;看到了泣珠的鲛人,看到了生烟的蓝田......

只是可惜,一切都是不复在的一瞬昭光,终难圆的繁华旧梦。书中人物的悲欢离合,最后,还不是都赋予了说书人?

但是,那桥边依然枯藤缠绕,那驿站依旧梅花飘零,那采桑径中依然飞过燕子......原来,书中的仙境,在纸上,也在我们身边。

静坐窗边,对月抒怀,展一纸素笺,寄一脉相思。

平平仄仄的光阴,深深浅浅的笔迹,一腔胸臆,执笔难绘。

只能在那半阙墨韵中,将之付与瑶琴。



很早以前的考场作文。。。就当诗句素材看吧【捂脸 

我在

     我在

不啻时光岁月成碑。                                                          

 ——题记

据统计,一个人一生大概会遇到2920万人。别讶异如此之多的数目,仔细想想,这些人中,能与你相遇,相知最后相惜的…..又有几何?

身为樵夫的钟子期听懂了俞伯牙琴声里流淌出的委婉情长,从此,那琴弦上跳动的音符便只为一人舞蹈。而后来那破碎的琴筝告诉人们——我之所以不再歌唱,是因为没有了那个一直站在我身后微笑聆听的那个人。

一生能有一个一直在自己身后,回头便能看到那熟悉的微笑的挚友,何其幸甚!

你回来了。就像鸟儿飞回生养它的深林,如同鱼儿游回它依恋的故渊。你扔开了压得你喘不过气的乌纱帽,穿上草鞋,披着蓑衣,戴上斗笠,挑着担子。广邀旧友,采菊东篱,南山种豆,晨兴理荒。你没有辜负这明山秀水之灵,没有尘封这钟灵毓秀之德。你遵守了内心的真正渴望。你现在可以对天地,山水,芸芸众生高喊:“我在!一直都在!”

回声镌刻在岁月的石碑上。

玉门关外,黄沙漫天。昏昏暮霭,扰乱晴天。但你的一片赤诚之心足以相譬明月!即使穿山越岭而来的风吹痛了你的脸颊,何妨肆无忌惮洒下的阳光刺痛了你的双眼?但你抱着琵琶,不言不语的走在和亲的道路上。你一届弱女子,不害怕?不想家?是忐忑着未知的未来,是怀恋故乡的薇草,但是,心中的家国情怀支持着你走下去。你能对处于战火中的流离惶恐的百姓笑着说:“别怕,我在。”

字字珠玑,镶嵌在历史的丰碑上。

当然,也不乏沽名钓誉之辈,苟且偷生之流。他们也在,不过,是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时光的齿轮不停转动,年轮也随着岁月流逝一圈圈成长。不管是一如既往的霸图十年,还是无数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生于毫末的微微之草……这一切,该逝去的,终究不会留下。

但是,这疲惫的脉搏依旧在跳动,那鲜红的炽热依然在汹涌。纵然全剧已终,那两字,却还会借着千千万万个人的口中说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落下:“——我在。”

 


刘皓人物分析



 @白露_被补课淹没 

我试了半天。。。终于弄好了。。。。写的不好多担待谢谢各位